您好!欢迎来到中享网
关注我们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手机扫描直接访问
中享网 首页 爱情 爱情故事

在离你最近的地方说爱你

  项目经理部距离工地是1165米,把这个数字乘以4,倒挂起来就是青藏铁路至高点的高程。水准镜沿线平移343米,有人抓住标杆。水准镜里可以看得很清楚,她的高程是1.62米,脸长15厘米,眼睛占了脸的三分之一,大而无神,居心叵测。

  我向她呵斥一声:"嗨,说你哪,别挡着我的标尺!"

  她吓了一跳,但没逃窜,反而直线向我走来:"先生,麻烦您,能不能把这个杆子借我用用?"

  多吉的汉语一直不灵光,低声问我:"她要什么?"

  "标尺。"

  多吉当即脸色大变,没等我开口,就把她轰到50米开外。

  我发现她离开的时候,步伐比刚才至少小了0.14米——她的心情应该非常沮丧。

  让多吉看牢镜子,我跟在她后面。盐湖边上,她望着掉在下面的行李包,呆呆地出神。她是想用"杆子"把行李挑起来。

  1姑娘跟我回到驻地,一屋子的光膀子邋遢男人,齐刷刷向她看过来。

  我让姑娘抓紧时间跟山下的旅行团联系,最好能在明天一早就把她送走。

  半夜里又刮起了妖风,狂风裹挟着沙石从窗前掠过,哗啦啦一片碎响。"风是咸的呀!"姑娘站在台阶上。

  我愣了愣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屋里丢出一只鞋,险些砸到我头上:"周颂民,在半夜里你鬼叫什么?捡了个女人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!"

  我神色尴尬,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。小姑娘却看着我微笑:"我知道了,你叫周颂民。"

  对面就是高耸入云的雪山,在夜里看过去也闪烁着高贵而疏远的冷光。

  小姑娘抬起手:"你们是要把铁路修到那上面去?"

  "对,5072米,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路,只要有了这条路,再深的山里都可以飞出凤凰。"

  她好像非常向往,牢牢地望向远处,许久之后,忽然扭过头:"你记住了,我叫杜明娟。"

  这时,我们相距5.01米。

  2邮递员踏着两寸厚的积雪,一路咯吱吱跑到我面前。

  信是杜明娟从成都写来的,她说成都现在热得像一盆火,她想念高原清朗明媚的天气,想念这里的人。

  我哈哈一笑,就把小姑娘的呓语丢在了旁边。

  然而,信还是会在毫无防备的时候飞过来。

  铁路即将横跨山脊时,杜明娟就要毕业了。去往什么地方,她已有了自己的打算。

  我喜欢看她的信,捧在手里沉甸甸的,就像捧着大学时代的繁华热闹。

  两个月后,工程遇到了技术难关,这是意料中的事。

  杜明娟的信又飘然而至,她说她分到了青海。

  从成都到青海,是她煎熬了日日夜夜的见证。父母的冷眼和坚决反对,都让她有莫大压力。她说只要我有时间,随时都可以在格尔木市一个名叫华风中学的教室里看到她的身影。

  我悚然动容,不知该怎样去回答她的炙热。

  3第一次给杜明娟回信,东拉西扯地说了一些不沾边的话。只是"不经意"的,在第700多个字的空当里,我提到多吉的妹妹,一个非常美丽的藏族姑娘,而我和她,只相隔20000多米。多吉大惊失色,扑上来抓我的脖子猛摇:"周颂民,我拿你当兄弟,你什么时候勾搭上我妹妹?"

  我被他掐得几乎窒息:"我都没见过你妹妹,拿来当一下挡箭牌,你别发疯行不行?"

  "那个姓杜的女孩儿多漂亮,你不喜欢她?"多吉不明白。

  这跟喜欢不喜欢没有关系,就像雪山和草原、标尺和桩点,看似近在咫尺,其实根本不可能融为一体。

  信寄出之后,很久没接到杜明娟的消息。

  月,终于重新开工,却一连下了3天的雨。远远的,邮递员从泥地里趟过来,却不给我信,一脸诡异的表情盯着我:"老周,有你邮包。"

  说着,从身后拖出一个巨大的物件,推到我面前。

  杜明娟冻得通红的脸一下子逼上来,凑到我鼻尖前,"周颂民,现在我离你更近,0.1毫米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"

  4纳赤台泉距离格尔木市94公里,在海拔3540米的高寒地区,可以从长32公里的盐桥穿过去。

  杜明娟坐在车座上,她秀丽的脸庞就在我面前,我脑子里却只有一连串的数据,彼此都很尴尬。"周颂民,你看那桥跟普通的桥也没什么两样啊!"她一直寻找着话题。我细细跟她解释明白,她却笑了:"你懂得真多!"

  一间简陋的寺庙,梵唱声悠远绵长。杜明娟死活要下车,到庙里交了香火钱,规规矩矩在神像前跪下,双手合十,宛似一朵即将盛开的莲花。

  突然下起了雨,我们没命地向车里跑。我脱下外套,罩住两个人的头,她扭过脸,向我灿烂地微笑。我心里怦然一动,赶忙找些不相干的话,"你许的是什么愿?"

  她狠狠地白我一眼:"笨啊!"顿了一顿又说,"你猜?"我陶瓷样地看着她,她却笑成了一朵花,"最俗的那种,长命百岁!"

  回去时大概是累了,她的头倚在我肩上,发间传来少女特有的清香。我尝试着,把手搭在她腰上,脑袋里立刻灵光闪现,不到59厘米,女孩子真是柔弱纤细的生物,那样强烈的勇气和韧劲儿,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

  5杜明娟申请调到了山下的小学校,攥着调令喜滋滋地向我炫耀:"周颂民,我算过,现在你离我只有30多公里,不许你再想那个藏族姑娘。"

  我告诉她那是我编出来骗她的,除了她之外,还有谁会这么傻,跑到高原上守着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。

  杜明娟在工地上已混得很熟,因为离得近,她常来帮这些邋遢到家的男人洗洗衣服。山路崎岖高寒,我怕她出什么意外,几次叮嘱她千万不要乱来,但她从来不当回事。我求多吉给她做了一个指南针,这是藏人特有的手艺。

  杜明娟翻来覆去看了几遍。轻轻贴在胸口上:"这可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!"

  但我并不希望这个东西能派上什么用场,所以我央求多吉,把它做得精美,像个饰物就够了。

  将近10月的时候,突然下了一场大雪,信号中断,工程全面暂停。我们变成了一群聋哑人,只能呆呆地坐在屋子里,看着鹅毛一样的雪片飞下来,对面的雪山越来越肥硕,渐渐臃肿不堪。

  6半个月后,联络恢复。

  我偷空给杜明娟打了个电话。学校里的人说,她上星期请假回家,现在也没回来,可又说她一直联系不到我,想上山来看看,被大伙死命拉住了。

  我放下电话,指尖轻跳着,莫名觉得不安。这种感觉紧紧纠缠着我,像这没完没了的阴天。

  一天下午放杆,走过一片积雪,一群人忙了半个多小时,总算找到了深埋在雪地里的桩点,多吉一杆扎下去,顿时惊叫起来:"什么东西……"

  扒开半尺深的雪,大家脸色苍白,抬头看我。

  我全身颤抖,慢慢蹲下。

  那是杜明娟。

  我几乎不能呼吸,我抓住她的手,希望她能暖和一点,哪怕只是一点点!她紧紧攥着的那个小小指南针,无论我怎样劝说哀求,也不肯松开来

  有些细节永远都不会被揭晓。杜明娟本该在成都,她也许上了车,也许是在车站上犹豫,也许只想到山上来再看一眼,也许就在我向窗外张望的时候,她正在雪地里挣扎呼喊着我的名字……

  7我把她的骨灰装进小小的玻璃瓶里,终日戴在胸前。她总是觉得我不够近,现在,我们终于不再有任何距离,她紧贴着我,一生一世相伴相随。

  只是,这竟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。

  年7月1日,举世瞩目的青藏铁路全线开通,全长1956公里,纵贯青藏高原腹地,全线海拔4000米以上地段960多公里,翻越唐古拉山的铁路最高点海拔5072米,经过连续多年冻土区550公里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、线路最长的高原铁路。10万筑路大军历时6年最终完成。

  数字,果真最有说服力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粉丝0 阅读1712 回复0
上一篇:
水煮蛋上的“爱情情报”发布时间:2018-12-29
下一篇:
零下二十度的爱情发布时间:2019-01-11
博聚网